五老风采

  自费创办辅导站 留守儿童笑开颜

  射阳县海河镇退休教师 李余礼

  我叫李余礼,今年75岁,8年前我创办了海河镇第一个无偿家庭校外辅导站,通过几年努力在海河集镇上又相继领办了8个分站,先后有500多留守儿童在站里欢快地玩游戏、弹钢琴、学知识、补功课、学做人。尽管花去了20多万元毕生积蓄,无情的癌症又一直不停地缠绕着我,但是,看到活泼可爱的孩子们愉快生活、不断进步,想到县镇领导多次登门亲切慰问,手捧最美射阳人道德模范、江苏好人、全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等证书奖杯,我心情总是非常激动。我丝毫不怀疑、不后悔我的所作所为,这辈子我做了件最接地气、最值得骄傲、最有成就感的事。

  2001年我从射阳县条海小学教导主任的岗位上退了下来,回到家乡和老伴过起了田园生活。闲暇之余,帮助老伴种种地,养养羊,还承包了几亩鱼塘,日子过得惬意又充实。然而,20075月发生的一件事却改变了我家清闲自在的生活轨迹。

  5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天空中飘着毛毛细雨。本村60多岁的张旺老人一手打着雨伞,一手携着孙子,深一脚、浅一脚地摸到我家,“李老师,你看我这上二年级的孙子小军有两道数学题不会,我和他奶奶大字不识一个,儿子、儿媳妇都在外地打工,我们想教他难啊,请李老先生教教他。”一听这话,我赶忙放下饭碗,给小军认认真真地讲了起来。不一会,小军就弄懂了,祖孙俩感谢不尽,满意地走了。

  送走祖孙俩后,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陷入了沉思,虽然自己退休了,孩子上学的事也用不着再去操心,可当了一辈子教师的我心里越想反而越不是滋味。

  第二天,骑上自行车,揣着笔记本,我到镇上和周边的几个村居了解情况,发现不少“白发族”在家带着留守儿童,对孩子的学习辅导都是力不从心。夜里,躺在床上我辗转难眠:现在不少人家都是一个孩子,家家都很重视教育。年轻的父母为了生计,有的是单亲外去打工,有的索性把孩子全托给老人,双双外出打工。想着想着,不由得推醒身边熟睡的老伴,“和你商量件事,我想创办个留守儿童辅导站,义务来辅导这些留守儿童。”妻子陈必云一听这话,揉了揉惺松的眼睛,忙说:“你这辈子当孩子王还没当够呀,人家带孩子来问你作业,你教教孩子我不反对,办个辅导站我不同意,你还是享享清福吧!”我是个倔脾气,看准了的事就是九头牛也难拉回来。见妻子这里说不通,我就到儿子、女儿那里“求援”,让他们回来做做老伴的思想工作。谁知话刚出口,在儿子、女儿那里都碰了钉子。

  不死心,我又把儿女们召集到家里,召开家庭会议。语重心长地跟他们讲:“我是个人民教师,虽然从教书育人的岗位上退下来了,但我的身体还硬朗。现在农村留守儿童放学或放假,这些孩子无人陪伴学习玩耍,有的还到网吧,甚至学坏,这关系到孩子将来的前途命运问题呀!将心比心,如果你们的孩子在家像这样的状况,是不是希望有人帮一把呢?我也是一名党员,发挥余热有什么不好呢?你们如果真心关心我,就让我来关爱这些孩子,这样我虽然辛苦点,但我心情是快乐的,不然我心里反而不好受。”

  一番入情入理的话,说得家人面面相觑。最后老伴陈必云说,就算儿女同意你做这件事,但你不许太劳累。见家人已默认这件事,中午特意炒了几个菜,平时很少喝酒的我,和家人也干了几小杯。

  腾出家里一间房,拿出积蓄,到县城文化用品商店买了两块黑板,购置了4张桌子,12个凳子,就这样余礼“留守儿童辅导站”简单地开张了。

  听说我办起了留守儿童辅导站,而且是辅导孩子分文不取,村民们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那么大年纪了,辅导的哪有年轻老师的好,更有一些留守儿童的爷爷、奶奶说,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暂时不收钱,先把个甜果给你尝尝,等学生多了,时间长了,肯定要收钱的。不然哪个头上没虱子要捉个虱子头上挠挠啊?听到这些话心里我既好气又好笑,但没有放在心上,暗暗发誓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是全心全意关爱留守儿童的。

  本村于爹爹的孙子于明刚上小学一年级,于明的父母都在外打工,小于明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我告诉于爹爹,你孙子晚上放学回来只要愿意,可以送到我家来学习,双休日可以全天来。平时还要种10多亩田的于爹爹一听这话,这个求之不得的好事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天上掉下馅饼了,便满口答应,请李老师多关照。后来又有本村的几个孩子送到咱家里来,我乐此不疲,总是把他们当成自家的子孙一样看待尽心辅导他们的课外作业,把他们照顾得无微不至,孩子的学习成绩个个有所提高。孩子们的家长看在眼里,喜在心里,都夸我是个“活菩萨”,为留守儿童办了件大好事。

  我义务创办留守儿童的消息渐渐名声远扬,十里八乡的“白发族”都愿意将孙子、孙女往这里送,孩子们越来越多,我觉得自己颇有成就感。

  既然人家信任我,我就尽心把这些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照顾好。于是,我又在门前的场地上建起了17米×17米的夹板玻璃房,风不透雨不漏,冬暖夏凉,这些孩子来了觉得比家里还舒服。

  儿女们也慢慢理解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好事,每逢节假日,他们还会从外地给这些留守儿童带回大包小包的巧克力、奶糖、水果等零食。为丰富孩子们的业余生活,先后赞助给辅导站电子琴、腰鼓、洋鼓、军号和活动的服装,使孩子们在玩耍中得到音乐的熏陶。我还在辅导站里养了君子兰、吊兰、虎皮兰、金菊等20多种花草,教孩子们如何养花、施肥、浇水,培养孩子们从小爱护树木花草,保护生态环境的良好习惯。

  开始反对我办站的老伴也成了得力助手,成了炊事员、卫生员、安全员。有时留守儿童的爷爷、奶奶农活忙,没空来接孩子,老伴就帮着我一起把这些孩子送回家。老伴身在农村,没有退休金,我开玩笑跟她说:“你跟着我干,我发给你工资。”老伴却认真地说:“谁要你的工资,我还能种地,你不也吃我种的粮食吗?”

  孩子们已在学校里系统地进行学习了,我除了督促孩子们按时完成作业,有不懂的地方辅导他们以外,还想出新的花样,增强孩子们对学习的兴趣。通过苦思冥想,潜心研究,经过上万次地推敲,我制作成上万张通俗易懂的卡片,提高孩子们学习兴趣,探究知识的奥妙,提升自学的能力。巧妙地运用了教具、学具、玩具三位一体制作的娱乐棋牌,五韵棋,韵母,学声母,学文;习字、习词,习句,习标点。四彩键图学英语、记单词、彩虹珠算、彩色数学扑克,让学生在学中乐,玩中学,益于身心健康,益智益脑,帮助留守儿童提高学习成绩。海河小学五年级学生戴成,平时英语成绩总是跟不上,家长请我多帮帮赵成。我因人施教,教他用小蜜蜂棋图记单词,现在英语考试成绩都在95分以上。不少留守儿童由于远离父母,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性格孤僻,不太合群,见人怯场。了解情况后,我在这方面做足了功课。2013年海河小学三年级的小雅,原来见人不怎么讲话,我就用小蜜蜂棋键教她,一段时间训练后,成了伶牙利齿的孩子,多才多艺的小活宝,还帮助我教其他学生。号称玩皮大王的朱思锦通过棋键训练,也能站在台上认认真真地演讲了。我的讲台成了“串烧讲台”。

  孩子们在这里成长,俨然把咱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什么话都愿和我们讲。有个留守儿童提到自己的爸妈泪水直流,埋怨爸妈狠心地将他抛在家里外出打工。觉得孩子思想有问题,就因势利导开导孩子,要懂得感恩,因为爸妈在外打工很辛苦,这样苦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只有认真学习才能回报父母。我还让在外打工的父母把在外现场工作的照片拍下来寄回来让孩子们看,让孩子直观地知道他们在外的不易。这招果真灵验,不少孩子从抱怨父母到理解父母,最终成为学习优秀的孩子。我还要求孩子多向家长写信,要他们每月至少写一封信,父母和孩子通一次电话,让孩子感受亲情。闲瑕时就找孩子们谈心,只要知道谁家里有困难,总是想方设法帮助解决。

  辅导站留守儿童越来越多,不得不再添些“家当”,我先后添置了30多张桌子、60多条凳子,8块小黑板。留守儿童由开始的10多人,到暑假高峰期有60多人。除条海村和海河镇上来这里的留守儿童外,还有周围的高华、陈墩、海湾、彭庄等村的,还有的在寒暑假走亲戚外县、外镇的孩子都往这里送,我总是来而不拒。我想,人家有困难,总得帮助他们。但我也有拒绝的时候,就是有的村民见我心存善意,竟然把婴儿送来请我照看,更有甚者,有的不是留守儿童的家长为了打麻将,也把孩子往我这里托。此时我总是苦口婆心地和他们打招呼,告诉人家这里不是托儿所,也不是收留父母在家的孩子,如果自己在家尽量把孩子放在家里。

  这么多孩子放在这里,有时我也会担心的,遇有刮风下雨孩子走不了,家长带不了,总是叫老伴做好饭菜,让孩子及时吃上可口的饭菜,生怕饿着孩子。有时假日家长外出有事,就把他这里当成全托,我总是让他们放心地去办事,自己为孩子们铺好床,让孩子留在这里有吃有住,而且保证不收一分钱。

  为了补贴家用,2008年,除了种好自家的责任田外,老两口又承包种了人家10多亩地,还包了20亩的鱼塘,自己有空就到地里忙活,有留守儿童在家,忙不过来就出钱雇人到地里、鱼塘里干活。遇有困难的留守儿童就把辗好的米用自行车拖着送到人家家里。每年年底,鱼塘里起鱼,我都要给每个留守儿童家送去几条大青鱼、鲢鱼,给他们过年。碰有留守儿童生日,便买来生日蛋糕和孩子们一起唱着生日快乐歌,制作贺卡送给他们。还变着花样为留守儿童煎春卷,做各色小吃,和留守儿童处得比亲孙子亲孙女还亲。有人问我图个啥,我感到孩子快乐的生活就好。

  不图享受、不爱钱财,却把精力倾注在关爱留守儿童身上,我的善事赢得了乡亲们的尊重和爱戴,也得到大家的关心和支持。盐城市关工委得知我分文不取,义务办起留守儿童辅导站后,特地买了两台联想电脑、一台立式空调送到辅导站。义务办留守儿童辅导站的事也深深地感染着大家,海河镇先后由个人办起了8个义务帮助留守儿童辅导站。海河小学校长杨浩经常放弃休息时间到留守儿童辅导站督导演讲,教育孩子们成人成材。幼儿老师吴艾荣业余时间义务当起辅导站的辅导员,成了一名关爱留守儿童志愿者。胡忠亮是供销系统的一名退休干部,有一手吹拉弹唱的技艺,一有空他就义务来教留守儿童拉二胡,唱红歌,被孩子们誉为“红歌爷爷”。海河镇居民王大凤是个裁缝,她不仅自己资助留守儿童辅导站,还动员儿子、儿媳一起支持留守儿童辅导站,先后买了三台电脑、二胡、吉他、电子琴等娱乐器材放在辅导站。在街道开打字社的居民陈海霞,原来家中有四间房子租给人家,每年出租费就有五六千元。2009年,她在我的影响带动下,把房子收回来免费办起了辅导站,就连留守儿童辅导站打印的学习资料都不收钱。她说:“留守儿童太需要关爱了,李老师那么大年纪了,还在关爱留守儿童,我们年轻人也应向他老人家学习,比起李老师我还差得远呢。”在海河镇开超市的倪九,无偿提供两间房子作为活动室,还免费供应茶水。条海村二组村民57岁的戴元飞在路旁开了一爿小商店,老戴专门腾出一间房子,添置10张凳子,我帮他买了一批儿童读物,办起了“爱心书屋”,每天都有孩子进去看书,到了假日书屋总是爆满。海河邮政支局投递员薛为树把留守儿童辅导站当成了驿站。经常去看望他们,自掏腰包为孩子们订阅了《小学生数学报》、《创新作文》等报刊,还资助了4名贫困生学习用品。退休教师戴志、王斯祥在我的帮助下也办起了辅导站。咱家的辅导站则成了中心站、示范站、样板站。不光自己办好站,我自己也成了各个辅导站的流动辅导员,经常去走一走、看一看,给他们送去自己制作的拼音棋、拼音彩板,辅导他们用简单易学的方法教拼音。寒暑假里还组织留守儿童开展乒乓球、讲故事、歌咏比赛,自己掏钱为获奖者颁发奖金奖品。

  去年7月,我感觉肚子疼,开始当成是肠炎的,就自己到药店买点肠炎类的药应付一下,可人渐渐消瘦,适逢是暑假,家中学生又特别多,除了自家站点上有30多个孩子外,加之外面的8个辅导站有70多人,虽然有人在义务辅导,但还是放心不下,经常骑着自行车到站点上去辅导,忙起来像只不停旋转的陀螺,并没有把自己的病放在心上,实在疼得吃不消,才到县医院去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竟然患上了直肠癌,万没想到自己竟与癌扯上关系。可我70大几了,多过一天就要多为孩子多做点事,保持好心态,病魔不可怕,坚持两天把家里的留守儿童按排到其它站点,一切安排妥当,在北京工作的弟弟一再催促下,我才放心地去北京做了手术。

  从北京回来后,不少留守儿童家长前来探望他,有的送钱,有的送物,都被我和家人婉言谢绝。留守儿童朱海林的妈妈在盐城打工,听说我出院,特地请假回来探望,并给了200元钱,还借口说是小海林奶奶向我老伴借的,现在来还上。老伴从外面回来后,我问清情况,立即叫儿子将200元钱送到三里外的小海林家。

  每每提起办站的的经历,心里总是满满地感动。今年3月,条海村做木工的村民张正飞、宗守来为留守儿童辅导站装璜,起早带晚,做了24天。工程结束后,将近万元的工钱结算给他们,两人说什么也不收。村电工赵胜起早贪黑义务为站里布线装灯。我深深感到辅导站多亏了大家的帮忙,我做了微不足道的小事,大家却用实际行动支持我,我一定要把它办好。虽然现在身体每周还要到县城化疗一次,不少家长见我身体不支,好多家长不好意思将学生再送来,虽然现在每天只有几个,可还是尽心尽力,身体好的时候他就瞒着家人到别的辅导站去看看,指导一下。说心里话,离不开这些孩子们,心中放不下这些孩子。每当看到他们的成长进步,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从三年级一直到六年级在辅导站渡过的留守儿童于明,考上南京大学后,特地请我到他家做客,毕业后自己开办了一家公司,回来总要来看望我。

  尽管生命在透支,家人也劝我不用再操这份心,但我闲不住,不去辅导孩子,心里反而不舒服,只有和孩子们在一起,才有精气神,生活才感到充实快乐,生命才感到有意思。只要我腿脚还能走得动,脑子还能转得了,心胸还有一口气,校外辅导站就要不遗余力办下去。

 

 

 

  



发布日期:2016-09-22 09:41:43浏览次数:来源:关工委

维护单位:江苏省教育厅电子政务中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